一生学习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学习方法 > 学习方法指导 > >

陶行知指导我改进教学方法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陶行知指导我改进教学方法

李华 绘

  我们对教育教学理论书籍的需求:一是能准确通俗地介绍理论的核心内容和产生背景,二是能明确不同教育教学理论各自的优缺点,三是能了解相关理论在实践中的可操作性。

  ■黄明建

  读哲学指导我的教育教学

  我接受基础教育的大部分时光处在“文革”时期,那时最时兴的是读“红书”。期间我读过一些马列书籍,有些是早年的版本,我今天能认识一些繁体字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那段时间的阅读。我第一次翻阅《共产党宣言》就深深为之震憾。这种震憾源于文章的表述形式——“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我没想到这本共产党的“圣经”竟以这样一种社会视角引入。马克思的《雇佣劳动与资本》更令我感叹不已,那些让人脑袋发胀的经济学名词,竟全用的是贴近工人生活的语言,浅显易懂。这对我以后的教学启示深刻。

  当然,那时读得最多的还是毛泽东的书,其中《实践论》、《矛盾论》这两篇哲学著作对我影响尤为深刻,我对实践与认识的关系、辩证唯物主义的最初理解就源于此,随着人生经验的积累,体会愈来愈深。毛泽东的哲学思想和表述方法在我头脑里留下深深的烙印,对我世界观的形成及日后的教育教学工作起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1980年我走上了讲坛。

  陶行知教育文选让我耳目一新

  我们这代人是从“文革”中走过来的,在接受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在开始从教的10年里,我的读书精力集中在研究教学的重点、难点、考点等方面。随着教学经验的积累,逐渐对传统教学方法和课程有了些个人的思考,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有两件事促使我教改的欲望愈来愈强。一件事是1988年开展的全国中学生化学竞赛,第二件事是1991年教研组长罗精亮老师鼓励我承担“学法研究”的教研课题。

  正是在这一时期,我接触到《陶行知教育文选》这本书。第一次翻开它,我就有耳目一新之感。陶先生的教育论著语言通俗、生动形象,似乎就在讲述昨天的事。在《教学合一》一文中,他把老师分为三种:“第一种只会教书,只会拿一本书要儿童来读它。第二种先生不是教书,乃是教学生,他所注意的中心点,从书本移到学生身上来了……我以为好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对于一个问题,不是要先生拿现成的解决方法来传授学生,乃是要把这个解决方法如何找来的手续程序,安排停当,指导他使他以最短的时间,经过的经验,发生相类的理想,自己将这个方法找出来,并且能够利用这种经验理想来找别的方法,解决别的问题。”

  这段话,很容易让人不自觉地对号入座:我属于哪类教师呢?察看21世纪的今天,限于教育思想僵化又迫于升学压力,教师停留在“教书”层面的现象相当普遍。再看当前的课程改革,新增的选修课很像配合第二类教师的需求,实际上选修课的安排与学生的需求还有很大距离,标准化的升学选拔体制更使许多学生对选修课的愿望成为泡影。而当前新课改中强调“过程与方法”的理念似乎与陶先生认同的第三种教师相匹配。事实上,陶行知的这种教育思想对我当初组织中学化学竞赛训练、从事课题研究、改进教学方法起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陶行知不仅重视学生学,还倡导学生教,以教促学。他在《怎样做小先生》一文谈到的教学方法对教师的教学很有启发。在教学中,教学内容须是生动有趣的,要与学习者的生活密切相关;教学要注重学习者的心理状态和接受能力,循序渐进;教学的目的是学以致用。自然科学的教学也当如此。在中学化学《烃》的教学中,我吸取陶先生鼓励学生教的法子,将部分参加竞赛训练的学生组织起来,给他们提出一段时间内的学习要求,在预习相关教材后,他们自己讲解、自己答疑,有问题到实验室探究。事实证明,这对他们学习能力的提高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

  “生活教育”是陶行知教育理论体系的核心,他主张: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我们可以通过其《教学合一》、《行是知之始》、《教学做合一》、《湘湖教学做讨论会记》、《答朱端琰之问》等文章了解陶行知先生教育理论形成和发展的基本过程,同时也可以看到一个真正伟大的教育家是如何通过实践来发展其信奉的教育理念的。

  教育教学的阅读也需变换视角

  作为基础教育的一线教师,要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上更上一层楼,离不开教育教学理论的指导。我们对教育教学理论书籍的需求:一是能准确通俗地介绍理论的核心内容和产生背景,二是能明确不同教育教学理论各自的优缺点,三是能了解相关理论在实践中的可操作性。这也是我们选择图书的几个要件。

  近年来,一些教育理论家为此做出了很大努力。例如,郑日昌译的《教育心理学》(第6版),我们可以把各种教育心理学理论比作不同的“手术刀”,把一个个生动的课堂看作一只只“麻雀”。在阅读中,我们仿佛是观赏一场场精彩的剖析过程。

  作为理科教师,我认为读读哲学和历史也很有益处。例如,蔡鸿滨、桂裕芳译的德尼兹·加亚尔等著的《欧洲史》,该书是20世纪末欧洲不同国家14位历史学家合作的成果。我们听惯了国人讲历史,换个视角看世界,就像吃惯米饭和馒头的人再去尝尝人家的面包和奶酪,可能会别有一番滋味。教育教学的阅读也需要经常变换视角。


分享到: 更多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有效学习的十大方法

有效学习的十大方法

每个人都会有许多学习方法,这些方法构成了自己的一个学法体系,因此,只要优化了自己的学法体系,必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