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学习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演讲与口才 > 演讲技巧 > 突破紧张 > >

张红力: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40年离不开金融突破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1

金融界网站讯 11月13日,在“《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上,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厚朴投资董事长张红力表示,中国经济发展有三点尤为重要:

  第一,中国高速长的40年离不开金融突破。引人注目的是,在过去40年,经济增速达到7%的全球俱乐部当中,除了中国以外,再没有其他大国。

  第二,中国在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需要第二次金融突破。以十九大为标志,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了高质量发展阶段,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第三,就中国新一轮的突破急需直接融资发力。新一轮的金融突破越是宏大繁杂越需要明辨主次,扩大直接融资的比例是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尤其是在当前,中国经济内外部承受压力的大背景下,加速拓宽直接融资渠道,有助于平衡稳增长、促改革、防风险,支持当前中国化危为机。

  下附全文:

  在过去的40年,我们在座的很多人都非常荣幸,亲身经历和亲眼感到中国的改革开放,对中国、对世界产生的深远巨大影响。中国经济发展过去40年取得的成绩,是公认为人类历史上发展的奇迹。我本人有幸在外企、国企、民企都工作过,很多朋友,特别是国际上的一些同事都问,“中国为什么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绩?动力是什么?未来的方向又向哪里?”这些问题至关重要,知道我们来自那里,才能更好地面对未来,知道我们来自哪里,才能更好地思考我们如何向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尤其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分担发展的经验和教训,通过共商、共建、共享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非洲的很多朋友都在问,“四、五十年前非洲跟中国差不多,为什么中国发展的这么快?”这个问题临时很难答,后来我想了一下,中国当年的改革开放有一个非常有效的共产党领导的官僚体系,执行力非常强,很多国家没有。我们有非常廉价、忠诚,而且是非常勤劳、勤俭的一批劳动力,我们还有着非常廉价的土地,重要的生产力要素。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中国过去做对了,有利于前瞻未来需要做什么。在我看来,过去40年,中国的金融改革完成了第一次突破,重在解决了数量问题,缓解了资本总量的短缺,这是中国经济长期高速增长的秘诀。未来40年,中国金融的改革亟待实现第二次突破,重在解决结构问题,提高要素配置效率,从而支撑新时代高质量发展。在第二次突破中,如能扩大直接融资的比例,将有望发挥金融对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引领作用。

  下面我针对这个问题谈三点:

  第一,中国高速增长的40年离不开金融突破。引人注目的是,在过去40年,经济增速达到7%的全球俱乐部当中,除了中国以外,再没有其他大国。2017年中国经济总量增速7%的俱乐部的其他三个成员的经济总量之和的537倍,包括印度、韩国、新加坡几个等较大经济体在内的其他的6%的俱乐部成员的经济总量之和的1.8倍。中国不仅已经成为全球的第二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贸易国,而且对世界经济的增长贡献,现在每年是30%以上,最高曾经达到45%。我们中国这样的高速增长,主要是靠要素驱动,靠资源、资本和劳动力的充分供给。其中地大物博保证了我们的资源供给,人口红利保证了劳动力的供给,但是作为发展中国家,资本供给严重不足,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瓶颈。而打破这一瓶颈的关键,恰恰在于40年以来,中国坚定不移地完成了第一次金融改革的历史性突破。此次突破,包括1983年的中央银行的体制建设,90年代的专业银行商业化和资本市场的规范化,以及2001年以后的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此次突破,从三个层面激活了要素驱动,有力支撑了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一是补上了资本的短板,西方国家的城市化、工业化和现代华的进程,不像中国这40年这样快速,之所以他们资本和股本缺乏问题,远远没有中国这么严重。但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即便是国有企业,在执行拨改贷以后,再没有其他的资本来源,一定要通过直接融资来完成。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建立资本市场的初衷,虽然主要是支持国有企业,但市场的价格信号机制,天然了惠及了中国的各类所有制企业,为他们各自井喷式的发展提供了第一桶金。二是改善了公司治理。资本市场还通过其突出的明确的价格信号,起到了引导市场资源优化配置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决定性作用,让有限的资本金更多地流向了发展前景的行业和经营效益高的企业,促进了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三是引进了国际资本。为了弥补国内储蓄不足和扩大资本市场的规模,上世纪90年代中国通过积极利用外资,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不仅有效弥补了国内大规模建设资金的短缺,而且提高了企业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推动了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同时还加速了对外贸易发展,提高了中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通过引进外资,打通了境内外金融体系及长期效益至今仍在发挥作用。直到今天,中国依然是全球FDI的主要流入国。

  第二,中国在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需要第二次金融突破。以十九大为标志,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了高质量发展阶段,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这一转变的核心,是要从单纯的依赖要素投入扩大不可持续的一些旧的动能,转变为主要依靠全要素生产率的可持续的新动能。中国金融期待着第二次突破,深化改革的重点是从突破总量瓶颈转变突破结构障碍,配置的范围从资本要素拓展为全要素,从而为高质量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服务于高质量发展的二次突破,需要完成三个战略目标:

  ① 是打通四条要素流通动脉。将要素资源从产能过剩、杠杆过多的低效行业挤出,加速向战略性新兴行业的迁移。以国资国企为改革的基础性关键领域的改革亟待金融市场的积极配合,疏解要素市场和产业链条的结构扭曲,提高对民营企业和新经济的要素供给效力。从城乡互动上看,金融市场需要引导要素投向农村,在城乡要素的双向流动过程中,加速乡村振兴。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以金融市场开放对接全球的投融资需求,以人民币国际化引导主权信用的输出,进而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格局,助力全要素引进来和走出去。

  ② 是修整要素的价格扭曲。关键在于以价格信号为引导,发挥市场对要素配置的界定性作用,增强三大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有效性:1、自然资源的价格。通过发展绿色金融体系,将环境污染重新纳入到资源定价。2、资本价格,一方面致力于打破刚性对付,挤出水分,另一方面,治理市场乱象,使投资风险与收益合理匹配,引导资本脱离过剩产业。3、汇率价格。随着中国汇率市场改革的继续深化。人民币汇率将更加准确地反映国内外两个市场要素的相对比价,使中国经济能够更高效的参与全球要素资源配置。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